书画赏析 名家笔下的墨竹

admin 艺术 书画艺术 书画评论37阅读模式

《诗经·卫风》以竹的生态比拟卫武公“有斐君子”般的德行。东晋有阮籍、向秀、刘伶、嵇康等常集于竹林下,文酒清谈,世称“竹林七贤”。王徽之生性爱竹,寄居空宅中,种竹,对竹啸咏,并云: “何可一日无此君。”唐代天宝年间,孔巢父、李白、韩准、裴政等于山东泰安徂俫山下竹溪结社,诗酒流连,时号“竹溪六逸”。

由于被传统文人赋予了“虚心异众草,节劲逾凡木”的人格象征,竹自宋代文同等人倡导始,到元代已成为极受欢迎的绘画题材。宋元以降,爱竹、种竹、咏竹、画竹者经久不衰。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从技法上看,有勾勒填色的“画竹”与墨笔写意的“写竹”之分。元代墨竹名家甚多,高克恭、赵孟頫、李衎、顾安、吴镇、倪瓒、王蒙、方厓、柯九思、管道昇等均有墨竹书画传世。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北宋 文同 《墨竹图》(局部)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从技法上看,古之画竹有勾勒填色的“画竹”与墨笔写意的“写竹”之分。墨竹起源于何时何人?说法不一。东晋顾恺之《摹拓妙法》中有“竹木土可令墨彩色轻而松竹叶浓也”的画语。唐代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记载有顾恺之及同时代史道硕,南朝宋陆探微,南齐毛惠远诸家对嵇康、阮籍等竹林七贤事迹率多景慕,绘以为图;南朝宋顾景秀也画过《王徽之竹图》。早期墨竹,实物可从唐壁画上窥见一二,如章怀太子墓壁画、瓜州千佛洞水月观音等,多作为人物陪衬。传说白居易诗中谈及萧悦画竹,黄山谷说吴道子始画墨竹,张退公则说始于唐明皇,还有王维画“雪节贯霜根”“交柯乱叶”(石刻今存西安碑林,目前学界无明确定论),李夫人对影描窗,张雨初谓始于李颇等。在宋《宣和画谱》中,墨竹被正式列入画科之一: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故有以淡墨挥扫,整整斜斜,不专于形似而独得于象外者,往往不出于画史,而多出于词人墨卿之所作,盖胸中所得固已吞云梦之八九,而文章翰墨形容所不逮,故一寄于毫楮,则拂云而高寒,傲雪而玉立,与夫招月吟风之状,虽执热使人亟挟纩也。至于布景致思,不盈咫尺,而万里可论,则又岂俗工所能到哉?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两宋墨竹的代言人首推文同。《图画见闻志》说他的墨竹“富潇洒之姿,逼檀栾之秀”。《宣和画谱》则进一步指出其作品“托物寓兴,则见于水墨之战”。其所写竹叶,自创深墨为面、淡墨为背之法,其后画竹者多从其学,有“湖州竹派”之称。现藏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《墨竹图》写墨竹一枝,从左上方蜿蜒而下,再往右方微仰向上,寓屈伏中隐有劲拔的生机。不但是客观观察与笔墨技巧的呈现,也是士大夫人格节操的隐喻。画幅上方有明代初年政治家、学者,东晋太傅王导后代王直和明朝大臣、内阁首辅陈循的题跋。王直行书题跋云: “与可自昔守洋州,墨竹高风称第一。流传三百有余载,复见兹图更超逸。”中国现代著名的书画鉴赏家杨仁恺曾评价文同《墨竹图》 “画倒垂竹一枝,形象真实,笔法严谨,如灯取影,潇洒有致,其叶浓淡相间。”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北宋 文同 《墨竹图》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文同在墨竹史上的影响力,和苏轼的赞颂推动关系极大。有学者曾论:苏轼的墨竹得益于文同,但文同的墨竹亦离不开苏轼的褒扬。 而苏轼在推 广文同墨竹的同时,实际上是传播了自己的思想。在后世人心中,苏轼几乎成为和陶渊明相类似的抽象的文人偶像,所谓文同墨竹对后世的影响,很大一部分体现的是苏轼的思想。但是由于苏轼墨竹源自文同,后人画竹即使实际上受到苏轼的影响,却常被认为是师法文同。南宋时期,历史原因和人文环境极大地限制了文苏艺术思想的传播,此时留下的墨竹作品多是院体精工,与文苏气质相去甚远。金代涌现许多画竹能人,王庭筠更是被称作“金源之东坡”,其所作古木、竹石承上而启下,“书中有画,画中有书”,为元代文人提出“以书入画”的观点做了切实的铺垫。至元代,文人画大兴,墨竹在绘画门类占有显著的地位,名家辈出,如高克恭、赵孟頫、李衎 、吴镇、倪瓒、王蒙、柯九思、顾安、方厓、管道昇等。文章源自艺术荟萃——中华传统文化-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
元初画竹名家如高克恭、赵孟頫、李衎等人都曾受到王庭筠直接影响。高克恭,字彦敬,学黄华墨竹,宗米氏云山,在元初画坛有重要影响。其所作《墨竹坡石图》是一幅典型的元代文人墨竹画。图绘秀石一块,竹二株生于石后,一浓一淡,笔法沉厚挺劲,墨气清润,结构谨严。竹叶自然下垂,生动地写出了竹子在烟雨中挺秀潇洒的姿态。画幅左下方高氏自识:“克恭为子敬作。”钤“彦敬”印。右侧钤“清父之印”、“顾氏珍玩”、“吴景旭印”、“仁山鉴定”等鉴藏印6方。“子敬”为元初著名学者、书法家龚璛。画面右侧中部有赵孟頫题诗一则: “高侯落笔有生意,玉立两竿烟雨中。天下几人能解此,萧萧寒碧起秋风。子昂题。”下钤“赵子昂氏”印。从题诗中可看出赵氏对高克恭的墨竹极为推崇,而高氏对自己的墨竹也自视颇高,尝自谓: “子昂写竹,神而不似;仲宾(李衎)写竹,似而不神,其神而似者,吾之两此君也。”

元 高克恭 《墨竹坡石图》轴 纸本水墨 纵121.6厘米 横42.1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元 高克恭 《墨竹坡石图》(局部)

枯木竹石图是历代文人善画的题材,约始于唐代,至北宋文同、苏轼有较大的发展,南宋、金元间继有作者,至赵孟頫加以强调,形成一时风尚,终元一代盛行不衰。赵孟頫画枯木竹石,在继承文、苏的基础上,将书法的用笔融于绘画之中,他主张“书画同源”,即以书入画,其驰名古今画坛的名诗句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于八法通。若也有人能会此,须知书画本来同。”对后世画坛影响巨大。明人王世贞曾说: “文人画起自东坡,至松雪敞开大门。”这句话基本上客观地道出了赵孟頫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。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《古木竹石图》轴用书法的“飞白”写出石及枯树干,章法简洁,笔法苍健洒脱,透出力度。竹以流畅的笔调,以“个”字或“介”字,一笔一笔撇捺,既有力又含蓄,富笔墨情趣,体现了文人画家的风雅韵致。从此图署款和绘画风格推断,当是赵孟頫晚年之作。

元 赵孟頫 《古木竹石图》轴 绢本墨笔 纵108.2厘米 横48.8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元初,与高克恭、赵孟頫并称为画竹三大家的李衎尤善画枯木竹石,墨竹、双钩竹尤佳。著有《竹谱详录》,对于竹子的形态、性质、画法有详细的论述。李衎(1245—1320),河北蓟丘人。字仲宾,号息斋道人。拜集贤殿大学士,追封蓟国公。《酉阳杂俎》载,北都惟童子寺有竹一窠,才长数尺,相传其寺纲维,每日竹报平安。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《四季平安图》轴绘墨竹四株,即题用此事,取其吉利。竹竿如作篆书,圆劲有力。竹叶用墨,深浅相间,渐远渐澹,袅袅如在轻烟薄雾中。

元 李衎 《四季平安图》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在元代墨竹一道中,吴镇是一位关键性的画家,只是因为吴镇在山水画上的成就太大,以至于掩去了其在墨竹的历史贡献。明初诗文家,学者,藏书家孙作在《沧螺集》卷三《墨竹记》中指出:“嘉禾吴镇仲圭,擅画山水竹木,臻极妙品。其高不下许道宁、文与可。与可以竹掩其画,仲圭以画掩其竹。近世画出吴中赵文敏父子,仲圭其流亚也。”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《墨竹坡石图》绘平坡拳石,竹枝斜垂。图中平坡直以淡墨晕染,拳石则重墨勾画轮廓,复以浓淡相间的墨色加以皴染,笔墨浑厚苍润。画面上方几茎竹枝斜斜垂入画面,不仅得“意在画外”之趣,且其插入的角度与取倾侧之势的坡石相呼应,使画面趋于平衡。整体画面欹中寓平,稳中求变,表现出作者控制全局的高超技巧。全图取景简洁,意境清幽,正如时人孙作《墨竹记》中所云: “……其趣适常在山岩林薄之下,故其笔类有幽远闲放之情,殊乏贵游子弟之气……”正道出了此图意趣之所在。而现藏于台北故宫的吴镇《竹石图》则是吴仲圭六十八岁所作。图画竹两竿,石一握,着墨不多,而雄宕之气虽千竿万竿不能过,盖心娴手熟,笔下自有化机。

元 吴镇 《墨竹坡石图》 故宫博物院藏

元 吴镇 《竹石图》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自元初画坛领袖赵孟頫提出“以书入画”的艺术主张,并在元初大家的示范下,“以书入画”渐次成为传统。而由于画家不同的心性禀赋,对书画的结合,也呈现出不同的个性特色。吴镇以草书见长,流转而灵动的草书线条,在吴镇的墨竹类作品中得到了比山水更加直接、典型的挥发。吴镇不仅将草书的线条特点和墨竹的表现进行了完美的结合,而且将草书的意趣巧妙的迁移到墨竹上,实现了更深层的也是更有个性特色的“以书入画”。然而“以书入画”对书画家的造型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从这些天正在台北故宫博物院“国宝聚焦”展出的吴镇的《墨竹谱》中,可见出吴镇在形象塑造上的非凡功力。虽然吴镇的墨竹在师法造化方面,不如李衎、柯九思那样法度谨严,但是这种差异仅仅是画面形象特征上的,而无关乎画家对造化的深入观察和精微体验。事实上透过吴镇的墨竹作品,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位对造化之理有着深刻理解的画家。甚至可以说,正是因为有了对自然造化的深刻理解,才有随意挥洒而不契合法度的“写意”。

吴镇 《墨竹谱》 梅花翁寄兴

吴镇 《墨竹谱》 有竹之地人不俗

吴镇 《墨竹谱》 轻荫护绿苔(局部)

而将这一“写意”从画面到理论加以进一步淋漓发挥的则是同样名列“元四家”之一的另一位画坛巨匠:倪瓒。

倪瓒(1301-1374一作1306-1374),原名珽,后改为瓒。字元镇,号云林,无锡(今属江苏)梅里镇人。倪瓒在《清閟阁全集》卷九中有一段著名的《跋画竹》: “……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,岂复较其似与非,叶之繁与疏,枝之斜与直哉!或涂抹久之,它人视以为麻为芦,仆亦不能强辩为竹,真没耐览者何……”。而在《清閟阁集》卷十《答张藻仲书》中倪瓒则写道: “仆之所谓画者,不过逸笔草草,不求形似,聊以自娱耳。”倪瓒以山水著称于世,不仅在“元四家”中有着极高的地位,而且,也是董其昌眼中的颠峰人物。但是,他在墨竹中提出的“聊写胸中逸气”以“自娱”绘画观点,则在更深的层面上确立了倪瓒在绘画本体演进历程中的不二地位。

元 倪瓒 《竹枝图》卷 纸本墨笔 纵34厘米 横76.4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倪瓒《竹枝图》卷大抵可以看作是他“逸笔草草,不求形似”的形象注释。观此图,竹干与枝节形态宛然,竹叶偃仰疏密布置得当,生意十足,可知作者并非真的不求形似,而是在形似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神似,追求笔墨的逸趣,并借以抒发自己的心性。正如倪瓒自己所说: “下笔能形萧散趣,要须胸次有筼筜!”图中用笔峭劲灵动,似懒实苍,实已得墨竹画萧散清逸的旨趣。只有真正做到“胸中有成竹”并辅以高超的笔墨技巧,才能创作出如此优秀的艺术作品。本幅自识: “老懒无悰,笔老手倦,画止乎此,倘不合意,千万勿罪。懒瓒。”

宣扬中华传统文化,弘扬中华文明理念,爱国爱民热爱和平,诸恶莫作众善奉行,树立正知正见!

weinxin
我的微信
我的微信
微信扫一扫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13 2 月, 2022 20:29:16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buddhayishu.com/1686.html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确定